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北狼

我的同性朋友要去武威了,真有点舍不得。

 
 
 

日志

 
 

【精彩小说欣赏】老徐 今夜请你入梦来(一)  

2009-06-12 12:06:54|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彩小说欣赏】老徐 今夜请你入梦来(一) - 冷暖人生 - 冷暖人生

(转载 ,这篇同志小说很感人,请同志们分享。请不要用异样眼光阅读,如果你的内心不能接受同志之情,请您轻轻走开)

 

演出一结束,我卸完妆一看表,已经12点多了,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悄悄走进卧室,妻子和儿子睡得正香.洗完澡我睡意全无,不由自主打开岳父的房间,里面的陈设与两年前岳父离开时一样,未做丝毫改动,妻子每天依然会进来擦擦桌椅,整理整理床铺,尽管那张床的主人现在已有847天没回这个家了,我默默的又掀过一张台历,墙上岳父岳母的合影似乎正看着我,岳父年轻时非常帅气,深邃的眼神睿智逼人,岳母依偎着他笑得含蓄而优雅,唉,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啊,如果我没闯进他们的生活…..我深深陷入自责之中,丝毫未觉察妻子已站在我身后正默默看着我,等我从忧伤的情绪中走出来抬起头,吓了一跳: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没事,我起来喝点水,口渴得厉害.今晚演出顺利吗?

还好,没出什么纰漏.我苦笑了一下,这两年对剧团的演出我已经没有年少时的激情,尽管我依然很认真努力,但没有岳父在身边看着,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找不回以前的状态,凭着十几年的功底,对戏曲舞台上的那些程序化表演早就烂熟于胸,对每个人物的演绎也早已驾轻就熟了.

阳子,明天你有时间吗?妻子轻轻靠过来,我感到有点紧张.

明天团里要排新戏,怎么啦?

小智他们班明天要开家长会,我下班可能晚点,你如果有时间,就你去参加吧.妻子的发丝拂过我的脸庞,我知道今晚肯定逃不掉了.

行,那我去吧.儿子徐智已经5岁了,在市第一幼儿园上中班.玫,你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再坐一会儿.

你也早点休息,妻子依偎在我怀里,握着我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我稍微抬头看了一眼墙上,岳父正微笑着注视着我们,一种怪怪的感觉笼罩着我,我觉得很不舒服.我突然粗暴地抱起玫快步离开岳父的房间,我把玫重重地放在床上,玫好象喜欢我粗暴的对她,她说那样会让她感到我很强势很男人很霸道,因为生活中的我从容,悠闲,淡定,从不轻易发火.接下来的一切都在狂野粗放的基调中进行,没有激情没有味道的活动,有的只是义务和责任.我知道这对玫很不公平,我努力表现得投入一点,力道很大,大刀阔斧横冲直撞,决心把这场没有感觉的活动进行到底.玫紧闭双眼无声承受着,显然她才是这地动山摇般的撞击活动中唯一的受益者.

凌晨2点,玫带着疲倦和满足沉沉睡去,我握着挺立的身躯缓慢的抚摸着,没有释放的身体倔强地高昂着头拒绝入睡,我裸着身子悄悄起床想到岳父的房间去,走到半道又返回来,墙上岳母的像片挂在那儿,怎么行?我在客厅坐了一会儿,最后走进浴室锁上门,打开水蓬头,许久,从喉咙深处冒出一句话:爸,你到底在哪里啊?泪水不可抑制地夺眶而出.认识老徐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时至今日,对1990年那个夏天我第一次遇到老徐的点滴细节,我依然记忆犹新.那是一个酷夏,八月的南方天气,闷热而潮湿,我一大早就骑着自行车到20公里外的县城去查看高考成绩,刚好超出本科线8分,比预期的要低10几分,我情绪有点失落,因为我第一志愿填报的厦门大学在当时非常热门,班主任安慰我说:没事,应该能被录取,要我耐心等待消息.从学校出来已近中午,毒辣的日头炙烤着大地,我舔舔干干的嘴唇,心里想着事,我在想该如何回家面对父亲,父亲对我一直抱有很高的期望,尽管他从未说出口.远处传来闷雷的响声,我抬头看天,黑压压的云团象要赴会般聚集在一起,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要起风了,我不由自主加快骑车的速度,无论如何我得在大雨到来之前赶回家.

风渐渐大了,我埋头踩着单车,就在要拐进村子的路口,才看见前面有一辆停在路口的大客车,等我发现时  

 

赶紧握手闸,糟糕,刹车失灵了,情急之下只好把脚放在地上当刹车板,自行车虽然减慢了速度,还是不可避免撞了上去,我重重地摔倒在地,客车上一阵骚动,窗口探出许多脑袋,我努力爬起身,觉得有点异样,一看脚趾头跑了出来,鞋底因为刚才的剧烈摩擦已经裂开了嘴,我懊恼地想把脚趾头缩回去,感觉一阵刺痛,原来膝盖处的裤子也破了,膝盖正往外沁出血珠.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说:你没事吧,小伙子?声音清亮悦耳,我一看,那中年人大概45岁左右,上身穿一件v字领的红色T恤,发达的胸肌把衣服撑的鼓鼓的,下着一条米黄色的西裤,他迎着风站在那儿,大风吹得他的裤管噼啦作响,把他那修长强壮的腿部轮廓呈现出来,尤其是前裆处那一大包,在风的作用下更是诱人.我失神地呆呆站着说:我没事!那中年人笑着说:小伙子在想什么呢?把车骑得那么快.我不好意思笑了.

看,你手臂和膝盖都出血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听到他这种关怀的语气我楞住了,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蹲下来撩起我的裤管,我不好意思想躲开.别动!他的手紧紧抓住我的小腿,手劲很大,我动弹不得,他把烟丝轻轻敷在伤口上,回头朝车上喊:晓丹,拿条手绢来.不一会那个叫晓丹的姑娘下来递给他一条白色的手绢:团长,你要干什么?]

止血!回答简单明了,他熟练地给我包扎,我注意到他的手背和手指上黑黑的汗毛清晰可见,我低头仔细观察他,他的鬓脚很长,上唇留一圈浓密的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的下巴泛着黛青.他薄薄的嘴唇紧抿着,专注的神情里透着柔情的一面,想不到长相这么粗犷的男人竟会如此细心.我不由得怦然心动.好了,他站起身盯着我说:回去后记得到卫生所去包扎一下,还有洗澡时注意别让伤口碰到水.我很奇怪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关心,不过我好象并不拒绝他这样.还有,小伙子,跟你问个路,你知道翠山镇文楼村怎么走吗?

文楼?我笑了,那可巧了,我家就在文楼呀,您到文楼要找谁呀?

你就是文楼村的?那可太好了.他咧嘴笑了,一口白牙在黑胡须的映衬下显得很醒目,那请你给我们带路好吗?我有点迟疑,零星的雨点落在脸上,他见我没吭声,掏出一张名片给我,说;我们是燕艺芗剧团的,要到文楼去演出,司机又不熟悉路怎么走,刚停在这儿准备问路,就碰上你了.我一看名片:燕艺芗剧团徐文远.这名字好像在哪儿见过,我脑子飞快转了一遍,喔,父亲常听的那些戏曲磁带上就有这个名字好像是个很有名气的戏曲演员,可眼前的这个人是他吗?

雨渐渐大了,车上有人在叫:团长,下大雨啰,快点走吧!

好,上车!语气坚定而不容置疑,他提起我的自行车就往车上走,好像知道我会听从他的命令,事实上我也的确这么做了跟他上了车.他让我坐在他旁边,转身对司机说:这个小伙子家就住在文楼,咱们就请他带路!我说:从这条小路进去,直走别拐弯,走十多分钟就到.车窗外大雨滂沱,乡间小路早已泥泞不堪,坑坑洼洼的,客车东摇西晃着缓慢前行.那个叫徐文远的中年人动动我的手:小伙子,你叫什么?

我叫徐阳.

你也姓徐?那五百年前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他爽朗地笑了.还在上学吧?好像是老朋友般他很自然地把手搭上我的肩,我的心里泛起一阵涟漪.我高中刚毕业,今天去县城查高考成绩.

是吗?考得怎么样?

我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他好像看出我的担心,拍拍我的肩说:别担心,上线就有希望,不是吗?再说即使厦大没录取,不是还有第二第三志愿吗?他使劲捏了捏我的肩膀,我似乎也从他那儿得到了力量和信心.他点着一根烟,狠吸几口,顿时我面前烟雾缭绕,我微微皱眉咳嗽了一声.司机开玩笑说:团长,别毒害青少年啊!他忙把烟扔窗外回头对我歉意笑了笑,对司机说:下雨天你开车小心点.我不好意思说:没事,你抽你抽.他笑笑说:不抽了.突然我看到他的双腿微微敞开,前面鼓起的一大包因为坐姿的关系显得益发饱满,我不由得浮想联翩,究竟那薄薄的布条下裹着的是怎样的物件呢?很快我就有反应了,我稍微动一下,痛得我龇牙咧嘴的,原因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勃起后包皮夹着毛发引起的.我偷眼环视四周,还好,周围的人有的闭目养神有的昏昏欲睡,并没有人发现我的异样,我借着摇晃的客车顺便调整一下坐姿,但肿胀依然没有消除. 

 【精彩小说欣赏】老徐 今夜请你入梦来(一) - 冷暖人生 - 冷暖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