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北狼

我的同性朋友要去武威了,真有点舍不得。

 
 
 

日志

 
 

老徐 今夜请你入梦来(九)  

2009-06-25 11:46:25|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老徐 今夜请你入梦来(九) - 冷暖人生 - 冷暖人生他爸你这是干什么?孩子能回来就好,你干嘛还打他呀?母亲急忙拉住了暴怒的父亲。长这么大,记忆中父亲还是第一次打我,我只觉得半边脸都麻了,老徐也上前挡住了余怒未消的父亲说:大哥你先冷静点听我说,阳子这么做肯定是有欠考虑,年轻人总难免的会犯些错误的。老徐敬父亲一根烟,父亲在老徐的劝慰下慢慢平静下来,他狠狠地吐着烟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阳子,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你说我拼死拼活供你上学,就是指望你能出人头地,为咱徐家光宗耀祖,到头来你却要去演戏,你给我说说,大学不上了吗?

还不知道能不能被录取呢,我感觉有点悬!我小声辩解道。

如果没被录取那就再复读一年。父亲武断地作出决定。

不,我本能地反抗:我厌倦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惨烈,我绝不复读。

不去复读那你要干什么?跟我一样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做土里刨食的日子么?父亲痛心疾首质问着我。

我不会沿着父辈走过的足迹继续走下去,我要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心里非常清楚,假如没遇见老徐,我是决不可能这么和父亲说话的。

你...你...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父亲气得说不出话来。我无奈地看着父亲,内心又一番挣扎,当然父亲您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明白我这么做的原因的,您只生养了我的身体,却无法把握我心要飞翔的方向,我为什么会只喜欢男人呢?我多么希望我自己也能和您一样安分守己娶妻生子过一辈子啊!我看了一眼老徐,更坚定了我的信念。父亲啊,上天让我遇到了老徐,这就是我心飞翔的方向啊,这是父亲您用尽一生也解读不开的情感死结,您怎么能想象您儿子竟然爱上了与您年纪相仿和您称兄道弟的眼前这个中年男人,您永远无法感知的另类情感世界对您儿子来说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无穷吸引力,它驱使我做出了今天在您看来十分荒唐的可笑决定,我要跟老徐走,一定要,哪怕前方荆棘丛生甚至万劫不复,我也要坚守这一份感情!父亲啊父亲,您就原谅儿子的叛逆与不孝吧!我不由自主就泪洒衣襟了。

老徐望着眼前这对剑拔弩张却又涌动着情感暗流的父子,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他说:很晚了,阳子你先上楼去休息吧,我再和你爸谈谈。

我迟疑着看着他,心说你能行吗?老徐扬眉说:先去睡吧!

我只能默默上楼,我怎么睡得着,我想象着老徐究竟会如何跟父亲谈的,老徐为了我会不会流露出什么,父亲会不会觉察出什么,我呆呆坐着胡思乱想,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彻夜无眠。鸡叫第三遍时,老徐终于上楼来了,我急切地问:怎么样?老徐露出疲惫的笑容伸手作了个胜利的手势。我兴奋的上前紧紧抱住老徐,哽咽着说:谢谢你,你怎么和我爸说的?老徐无语,只是安抚式的拍拍我的后背,我们紧紧拥抱了许久,为这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应允而激动。最后老徐说:好了,抓紧时间睡一会儿,明天还要起大早赶车呢!

第二天我起床下楼来,看到客厅满地都是烟头,可以想见昨晚谈话的困难与持久,母亲在做早饭,父亲眼里布满血丝,昨晚肯定也是没睡好,只一夜之间父亲似乎苍老了许多,他一脸落寞的神情,整个人看起来就象被火烤过的庄稼一样蔫巴巴的了无生气,我望着他那孤独的背影,一时间歉疚后悔怜悯疼惜各种感觉都涌上心头,我眼眶红红的上前叫声:爸!父亲看都不看我一眼,淡淡地说:去洗洗吃饭吧。然后转身走开。我明白我这次已经深深伤了父亲的心,他对我一定已是心灰意冷失望透顶。我无助又伤心地任眼泪流淌,老徐在我父母面前也不敢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只是默默地拍拍我的后背。

吃了早饭直到要出门时,父亲也没跟我说一句话,母亲塞给我二百元钱,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父亲和老徐在一旁不知在说什么,只见老徐连连点头。终于挥泪告别了父母亲,我随老徐上了车,开始了我们的情感旅程。在车上我问老徐:刚才我爸在和你说什么?

老徐说:他说他把你交给我了,要我好好照顾你哩。

嗯,我看我爸都不肯原谅我了,我盯着老徐说:现在我真的只有你可以依靠了。

老徐握住我的手,紧紧的,眼里满是宠爱,我知道他所传达的意思。我们两人的心在那一瞬间的确已交融贯通,紧紧相连了.

进入九月,我终于没能盼来期待中的厦门大学录取通知书,却收到了三明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我看着那盖着印戳的醒目红字,淡然一笑,悄悄把它折好放进我的被包里。别了,我的大学梦!也许是年少痴情的缘故,还沉浸在与老徐能够长相厮守的喜悦中的我并没有太多的失望。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总在想,人真是善变呀,苦读寒窗十一年,特别是高中那三年,就只差头悬梁锥刺股般地拼命,所有的勤奋与努力都只为编织那瑰丽多彩的大学梦,但这一切在遇到老徐后却都显得那么无足轻重,一个老徐居然就能轻而易举地令我心甘情愿舍弃上学深造的机会,难道爱情真有如此巨大的魔力?我一遍遍地问询自己,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时至今日我对当年自己作出的这个改变了我命运的决定依然无怨无悔,很多时候,人只要对自己的心灵负责,无须其它的理由。

老徐很关心我的上学问题:收到厦大的通知了吗?

没有。我故作轻松:这样也好,老天有眼,让我死心蹋地跟你学戏,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不烦我吧?老徐以他惯有的拥抱和轻吻来回答我,一种叫作幸福的感觉荡漾在我的脑海,久久不曾离去。

刚进团的头一个月我都是在新鲜好奇的感觉中度过的,老徐并不急于给我什么压力,他只是让我慢慢熟悉身边的人和事,慢慢了解并走进这流动的演艺生活。其实剧团的生活还是非常辛苦的,天天熬夜自不必说,而且经常连夜开拔奔赴下一个演出地点,作息时间完全颠倒,有时白天太吵又休息不好,起初我很不适应,整天无精打采哈欠连连,老徐鼓励我说:慢慢来,过几天就适应了。平淡而枯燥的日子往往因为有了老徐陪伴在我身边而倍觉温馨,哪怕只是他的一句贴心的话语,一个爱抚的举动,一抹温情呵护的眼神都能令我开心从容地应对这全新的演艺生活。

在老徐的引导下,我第一次清晰而完整地了解了芗剧这一艺术奇葩。芗剧是福建的一个地方剧种,主要流行于闽南的厦漳泉一带,与台湾的歌仔戏同根同源同腔同调,被称为戏曲界的“姐妹艺术,并蒂奇葩”,芗剧的唱腔风格清新自然,乡土气息浓厚,旋律抒情优美,极具艺术表现力,对白多用闽南地方俚语,观众非常容易接受,深受闽南城乡广大群众的喜爱。

老徐对我的入门花费了极大的心血,白天一有空就给我讲有关芗剧表演的技巧动作,轶闻趣事,利用演出的间隙他也会逐个给我分析各种唱腔在表演中的实际运用。他首先教我熟悉芗剧的各种常用唱腔,一天就教两种,我有时会因为已经会唱了而央求他多教几首,老徐却始终不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熟能生巧,你再多练习几遍才能吃透唱腔里面的味道。由于有父亲的熏陶,有些基础的我没费多大劲就把芗剧的各种唱腔全学会了,见我有些得意洋洋,老徐也不忘在旁敲打:俗话说,玉石不琢不成器,三日无溜爬上树(闽南方言,指学习技术要勤练习,要常温故而知新)你别以为现在都会唱就万事大吉了,我告诉你,旋律是死的,腔调是活的,为什么一样的旋律不同的人唱听起来就有不同的味道?老徐随口来一段七字调清唱,听来果然是与众不同,吐字清楚字正腔圆,的确具有一种别人无法简单模仿的韵味。老徐语重心长地接着说:阳子,365行行行出状元,人常说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既然你要入这一行吃这碗饭,那就得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对别人的优点长处要善于学习借鉴,重新消化吸收后融入你的风格,那就形成了你的韵味,唱腔要有韵味关键在于转弯过角的处理,你自己慢慢揣摩仔细体会 ,会有收获的!老徐的话对我以后的演艺生涯影响深远,他就象是我人生道路上的一块座标,为我指引前进的方向,随时校正我生活的脚步,我潜移默化并且心甘情愿地接受着老徐对我的影响,这些弥足珍贵的人生经验我到现在仍然十分受用。

日子在忙碌中一天天过去,老徐开始指导我苦练身段步法等基本功,以我的年龄要一切从头练起已经有些大了,我不象汪洋他们那批都是初中刚毕业15岁左右就接受训练,我足足比他们晚了三年,那段日子真是苦不堪言,每天的压腿都疼得龇牙咧嘴的,看我痛苦的表情汪洋他们就会善意的笑,偶尔想偷懒蒙混过关时,老徐那严厉的眼神便如影随行跟过来,这个时候的老徐和夜里那个温柔多情的他完全判若两人,他板着脸毫无通融可讲,任我嘻皮笑脸或者苦苦哀求他都不为所动,老徐 苦口婆心说:艺不压身哪,阳子,这基本功是要靠苦练笑练出来的,你要弄明白,这是为你自己而练,这学的每一样学会以后都是你自己的,别人偷不走的,我现在如果纵容你偷懒,那不是爱护你那是在害你,知道吗?你基本功如果不扎实,角色你就胜任不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等你在台上出洋相的时候,再回头来责怪我老徐当初没有严格要求你?我低着头心里后悔死了,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只不过是小孩心性,总约束不住自己而已。老徐接着说:反正你自己看着办,爱练不练随你。说罢老徐便转身离去,留下我一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几乎要哭出来了,这是老徐对我说话说得最重的一次,我心里那个委屈呀,汪洋过来安慰我:万事开头难,我刚开始练的时候也是老想打退堂鼓,晓丹她们女孩子一天不知道要哭多少次的鼻子,勇敢点挺过这段就没事了,你看我们现在练这些还不是信手拈来很轻松。在汪洋的陪同下,我咬牙完成了今天的训练任务。

夜里我累得都不想动弹,浑身上下象散了架一样,碰哪哪都疼,我草草擦擦身子就爬上床,头一落枕便会周公去了,连老徐什么时候进来都不知道,老徐端了盆热水,轻声叫我:阳子阳子,快醒醒,起来烫烫脚。我迷迷糊糊被老徐拖起来一见是他便仰身又躺下了,老徐笑着说:怎么还生我气啊?快起来!我躺着没动,老徐笑了:小鬼你还来劲了,来,我给你按摩按摩放松一下。他把我的双脚放在热水盆中,然后便从我的小腿肚揉捏起来,力度适中,可别说还真舒服,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老徐的手按摩到我的大腿时便渐渐的不安分起来,他在我大腿内侧的按摩力度逐渐减小,最后变成象羽毛拂过一样的抚摸,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着我的敏感处,我只觉得一阵阵的痒,我笑出声来:行了,按摩就好好按吧,又占我便宜。老徐不说话,脸慢慢移上来,呼吸声渐渐粗了 ,老徐的吻显示着他的焦灼与急切,因为演出的关系,我们俩的房间总安排不到一块,已经有好几天没在一起了。热吻催生着欲望,急切中老徐压在我身上,我分明的感受到他的渴望,我扒开他的衣服,爱抚着他那雄壮的肌体,老徐急急地往前拱,蓦然间我蹬翻了热水盆,水洒了一地,可又有什么可以阻挡了我们的热情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