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北狼

我的同性朋友要去武威了,真有点舍不得。

 
 
 

日志

 
 

(十四)老徐,今夜请你来入梦   

2009-06-29 13:56:27|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十四)老徐,今夜请你来入梦  - 冷暖人生 - 冷暖人生第二天早晨老徐唤醒我的方式独特而难忘,懵懂中只觉得脚底有什么圆润的东西在研磨一样,酥麻痒爽的感觉使我伸回了脚,谁知那圆圆的钝状物却紧追不舍,从脚底到小腿再到大腿内侧,在柔软的腹部稍作停留便直逼胸膛,那温润的抵触似乎又饱含力量,昨晚那令人骨蚀魂销的感觉又在全身弥漫开来。哦,我情愿永久地长驻在这温柔乡中,再不愿醒来。迷迷糊糊的似乎有什么丝状的东西在搔探着我的鼻孔,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喷嚏,睁开眼睛一看,老徐如戏里的薛丁山一般握着一杆长枪正在巡游列国呢,我一把抓住再不松手,老徐却说:快起来,今天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玩。

 

  去哪儿?我继续把玩着老徐的枪说:哪儿也没这儿好玩。

  别闹了,小心擦枪走火。老徐居高临下,虎视眈眈的。

  走火就走火吧,大不了同归于尽。我没听他的。

  起来吧,老太太在等着你吃饭呢。我一听老太太在等着赶忙放手爬起来说;你也不早说,让老太太等我,可怎么好意思呢。

  我跟老太太说了,说咱们如果没演出,早上都起得很迟,可老太太说了,说你是客人,哪有客人未到主人先吃的道理,要我上来叫你呢。老徐憨厚地笑着说。

  慌里慌张地跑下楼来,对着在大厅端坐的老太太深鞠了一大躬:阿嬷,早,您睡得好吗?老太太慈祥地问我:第一次在这古厝过夜吧?还习惯吗?

  感觉很新奇,我都睡过头了。我挠挠头不好意思说。

  阳子,过来洗脸吧。老徐在那边叫我。我过去一看,老徐已经打来了水挤好牙膏等着我去洗。第一次享受如此周到的服务,我冲着老徐笑了笑,被呵护的喜悦舒服又感动,心里头一下子暖烘烘的。

  早餐清淡可口,老徐望着母亲一点点地喝下面前的那碗参须炖猪心,眼里充满着温情。原来老徐早早就起床去了趟菜市场,买回来了母亲爱吃的早点,然后就是在厨房里一通忙碌,而我还在睡梦中徜徉呢。

  老徐带我去的地方是位于龙海县角美镇的白礁慈济宫。宫内供奉着保生大帝吴夲的神像。相传在历史上确有吴夲这个人,公元979年吴夲出生在角美镇的白礁村,幼时随父下海捕鱼,后因父患恶疾、缺钱医治而死,其母劳累过度,相继去世。从此他矢志学医普救众生。初学蛇医,后离乡背井,周游名山古刹,求“东汉华陀”之术,17岁时已精通药理医术,回乡时在青礁岐山东鸣岭龙湫坑住下,亲自凿井取泉,采药草炼丹煎药,以医济人无分贵贱,按病施药如矢破的,擅长铜针治病,手到病除,药到疾愈。当朝皇帝宋仁宗母亲的奇疾顽症乳癌,也被他所治愈,因而名扬天下。吴夲初被仁宗封为“御史大夫”、“妙道真人”。明永乐17年,成祖又封吴本为“万寿无极保生大帝”,闽南民间俗称大道公、花轿公、吴真君。

  白礁慈济宫是一座宫殿式的大型庙宇,依山而建,双层五门三进,面积约有1300平方米,分前中后三殿,大门内侧有一对石狮,是慈济宫开宫时的文物,门额悬挂着“真人所居”四字巨匾。白礁慈济宫的建筑布局奇特,造型雄伟。在垂檐复宇、翼角翠飞之间名人题词和历史故事、山水禽兽花木为题材的石刻、木雕、壁画、剪粘等艺术作品星罗棋布,均属上乘佳作。随着老徐的娓娓道来,我对这金碧辉煌蔚为壮观的千年古刹也是叹为观止,更对吴夲的高尚医德心生敬意。

  老徐领着我又去看了慈济宫的六件国宝级的镇殿之宝。一是正殿石阶下的祭坛献台边缘的飞天仙女石雕,乃建宫时的原物,工艺精湛,造型大方。二是明成祖皇后所赐的一对“国母狮”。三是吴夲生前炼丹煎药用的青铜香炉。四是正殿门廊有清嘉庆年间台南县白礁后裔所捐赠的十根青石雕蟠龙石柱。五是竹叶联石雕“慈心施妙法,济众益良方”和“保我德无量,生民泽利长”一笔一划都是竹叶状,在书法上构思巧妙,独具匠心。六是正殿顶棚没有用一根铁钉的斗八藻井,让人对古人鬼斧神工的建筑艺术不禁啧啧生叹。

  在大殿侧方的天井处,有一眼古井,名曰“龙泉井”很多人在那儿取水洗脸,老徐说:传说这是当年吴夲在此煎药炼丹时特地挖的井,水质甘淳,久旱不涸,很多人都带回去,企盼能消灾免祸,永得平安呢。走,咱们也过去看看。老徐打起一桶水,双手鞠起一捧喝了下去,还招呼我:你也尝尝。我也喝了几口,果然是十分洁净,甘淳无比。老徐说:你皮肤不太好,用这水洗洗。我说:有用吗?老徐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按住我的头,真就为我洗起来了。末了还从哪儿跟人要来了两个空矿泉水瓶,说是要装水回去给我喝。我默默地看着他做的这一切,突然间就有了想拥抱他的渴望。

  身边的香客川流不息,也有很多是外地的慕名而来朝拜,我见他们个个都是提着供品毕恭毕敬地三叩九拜,似乎只有我和老徐是空手而来的,我悄声说:咱们是不是太不敬了,也没一点东西向神明奉敬。老徐却爽朗地笑了:心诚则灵,大道公是不会在乎你我那一点东西的啊。

那也太显得咱们心不诚了吧?你看人家的供品都是那么丰富啊。我还在喋喋不休。

那依你这种说法,没钱买供品的贫苦大众岂不是就得不到神明的庇护了?呵呵,保生大帝又不是只是有钱人的保生大帝,你要知道啊,头顶三尺有神明,只要咱们是虔诚膜拜,大道公心如明镜,他不会怪罪的。老徐拉着我的手说:走,咱们到正殿去拜拜,许个愿,再抽根签。

来的这天正赶上农历初一,来的香客很多,大殿里烟雾缭绕,善男信女们磨肩擦踵的旁若无人地兀自祷告,我傻傻地站着,生平第一次拿香拜佛,真真应了那句老话:平时不烧香,临急抱佛脚。可我有什么急事需要抱佛脚呢?我悄声对老徐:你说大道公会不会也管咱们的事?老徐不语,拿着香满脸虔诚地在默念些什么,我学着他的样子也轻声祷告着,老徐抽了根签,看了一会儿,眉头微皱,转身去寻那大殿上专给人解签的先生。那解签的老先生一袭白裳,精神钁铄,长得颇有些仙风道骨,他看了签诗,沉吟许久,问老徐说:你这签是要问哪方面的?老徐想了一会儿才说:家庭方面的。老先生沉吟着似乎在想着要如何措词:从这签诗来看你的感情正在经历另一段旅程。老先生以探询的眼光盯着老徐,老徐则微微瞟了一眼在旁边的我,未置可否。老先生看了我一眼继续说;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应该好自为之啊。我和老徐面面相觑,那老先生再次语出惊人:若干年后你的家庭会有一大劫难。老徐脸色大变,顾不上礼貌了,拉着我急急地往外走。我从未见到老徐的脸色如此难看过,便小心翼翼问:那老先生说些什么呀?莫名其妙的。

老徐点了根烟,抽上几口,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别听他瞎掰,他们都是这个伎俩,先是说你有灾有难了,然后就说他有解除劫数的办法啦,无非就是变着法子要钱罢了。

我好奇地问他:那签上都说些什么了?

哦,就是很平常的签诗嘛,我看过以后就给忘了。老徐的借口似乎很难让人完全相信。

临出来前我借口刚才忘了取那龙泉井水了转身就往回跑,老徐扬起手中的水瓶朝我喊:在这带着呢。我回到大殿去寻那白衣的解签老先生,可在涌动的人潮里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了,找了很久我怕老徐担心,只得转去龙泉井旁又装了两瓶水,出来时见老徐正满脸焦急地左顾右盼着,,看到我手也提着水,老徐说:你想喝成仙啊?这么贪心。我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提两瓶给你喝啊。

那敢情好哇。老徐又呵呵乐着。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