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北狼

我的同性朋友要去武威了,真有点舍不得。

 
 
 

日志

 
 

(十六)老徐,今夜请你来入梦  

2009-07-01 13:57:10|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老徐,今夜请你来入梦 - 冷暖人生 - 冷暖人生年底的演出直到农历腊月二十才正式结束,在临别前的聚餐会上,老徐给所有的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发放了工资,外加老徐个人给的一个红包,老徐举着酒杯做着年终总结说:感谢大家这一年来的努力,咱们剧团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大家辛勤工作的结果,咱们团正月初一就有演出任务,希望大家利用这十天的假期好好和家里人聚聚,过个欢乐祥和的大年,来,大家把这杯酒干了。人群中一片欢声笑语,碰杯的声音此起彼伏,离别的愁绪被淹没在这杯觸交错的喧哗中。

    我还是被老徐留下来又住了一天,城里的过年气氛已经非常浓厚了,大街小巷都是涌动着置办年货的人潮,老徐也为我置办了一份年货要我带回家,我说不用,我自己会买的,老徐瞪我一眼说:你会买?吃饭不知咸淡的家伙,你知道过年需要些什么东西呀?我回他一句: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走路呀!

老徐被我逗笑了:那也是,看来是我小看你了。不管怎么样,你给我带回去给你爸,代我问他好。

    跟随着老徐提着大包小包又转进了服装商场,老徐挑了一套浅黛色的西装要我试穿,我借故推辞说:你别为我花钱了,我自己的衣服我会看着买的。老徐楞了一下却说:你和徐刚的身材差不多,我想为他买套衣服,你帮我挑挑,看哪一种款式是你们年轻人的最爱。我臊得脸都无处躲藏,原来是要给他儿子买的,我在瞎琢磨什么呀?心里别别扭扭的试穿了好几套衣服,最终老徐挑了两套款式完全一样的衣服让售货员给包装好,我有点纳闷但终究没有问出口。

    中午老徐并没有带我回家吃饭,我们直接进了一家酒楼,要了二楼的一间包厢。吃饭的时候老徐喝了酒,我默默地低头吃着饭,离别的时刻越来越近,我的心里堵得慌,似乎有什么东西沉甸甸地压在那儿,我下意识地把米饭一口一口塞进嘴里,机械地鼓动着鳃帮子,味如嚼蜡。我从家里跟着老徐出来以后,我们的相处始终小心翼翼的,极力保持着旁人眼中的师傅与徒弟的正常关系,虽然夜里安排住宿时并不能每次都在一个房间,但基本上每天都能见面,而我只要能见到老徐,听他说说话,再烦心的事也会烟消云散。对于一个刚从象牙塔中走出的不谙世事的我来说,老徐就象是座山,踏实而可以依靠,老徐更象是盏灯,时时照亮我前行的路。短短的几个月,却已储藏起了长长久久的似风的缱绻和如酒的依恋。我们从未分开过一天以上,可现在却面临着要分开十天。十天,只是短暂的十天,十天,何其漫长的十天啊。(各位看官且莫笑我矫情,当时的心境确实如此,现在回忆起写下这段的时候连自己都纳闷当时何以就无法忍受这短暂的别离,,又或许我也完全可以不对这一段进行这样的述说的,可内心深处却似乎有个声音在说:事实是怎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只要真实,又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人世间的情又有谁能够说的清楚呢?)

    老徐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他抓起我的手抚在他的腮边说:阳子,我知道你难受着啊,我也很想让你留下来和我一起过年,可是这一年一节的,谁家不是盼着团团圆圆的聚在一起围炉吃顿年夜饭啊,我如果真把你留在身边过年,你父母的心里又会怎么想?

我知道。我抚着老徐的脸默默点头,即使再不舍也只能暂时分开了。

   回到家时母亲正忙着蒸“甜粿”,见我风尘仆仆地进门来,母亲喜出望外,放下手中的锅盖,一把抓住我东摸摸西瞧瞧,忍不住喜极而泣:阳子你可回来了,这一出去都半年了,也没捎个消息回来,我和你爸都惦记着呢。

   我说:跟着剧团东奔西跑的,也没得闲回家一趟。

   母亲按按我的手臂:你脸黑了瘦了,可是也结实多了。

   我静静站着接受着来自最亲的人的亲情检阅,心里的暖流激荡着:我爸呢?

   估摸着你这几天能回来,在楼上打扫你的房间呢。 

   我的心咯噔一下,忙跑上楼。父亲背对着门坐在桌前,似乎在想着什么。听到脚步声他猛一回头,匆忙中他赶紧把手中的东西塞进书里,可我分明已经看到了那是我的照片。父亲显得有点尴尬:回来了?

   嗯,刚到家。我也有些不自然。爸,您别忙了,我的房间我来打扫好了。

   我已经都打扫好了,再换条新床单就可以了。我看了看房里,依旧那么整洁,跟我8月份离家时的摆设一模一样,只是阳台上的菊花已是开得金黄烂漫了。

父亲脸色淡然地下楼去了,我知道他还在为我没去上大学的事耿耿于怀,打开那本书,里面夹的果然是我的照片,父亲拿它做什么,莫非他也对着照片念叨远行未归的儿子么?我的心怅然若失。

    下得楼来,母亲在搬动我的行李包:阳子,出门时你只带几件衣物,回来却是大包小包的,孩子,回来就好,别乱花钱啊。我忙帮着母亲打开行李包:妈,这是团长要我带给你们的年货。

    这如何使得?这如何使得?母亲望着这份备办齐全情深意重的年货时有点不知所措。她翻动着那些在乡下很少能见到的贵重年货:我说孩子,你怎么可以要团长给的这些年货?我笑笑说:妈。我就知道您要说我的,我也不要的,是团长他一定要我带回家的,我不带他就跟我急。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父亲此时发话了:你们团长是个重情谊的汉子,你既然想学戏,就好好跟他学,学出点名堂来。我望着父亲,不禁心潮澎湃,自从8月份我违背他的意愿坚持要去学戏的那天起,父亲对我的态度就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他对我一定是失望透顶了,可今天他能说出这话来,可真不容易。都说天底下没有能赢得过儿女的父母,看来此言不虚啊。

   母亲打断了我的沉思:阳子,你也买西装了?我望着她手上捧着的衣服,全明白了,原来老徐是怕我不愿意接受才假装说要给徐刚买衣服的,怪不得一下子买两套呢。这老徐。。。我喜滋滋地情不自禁念出了声。什么?这也是老徐买给你的?父亲有点诧异。

嗯。我看着父母使劲点头。我多想让他们多多了解老徐的好呀,可惜也说不出口。

吃晚饭时父亲喝了酒,听着我的“汇报演出”――一《三家福》里面苏义先生的“挖薯”片断:

    天乌地暗看无路,高高低低乱乱摸

    若是半路遇到虎,会被老虎拖去嚎咕

  风声啊嗖嗖吼,  引我心肝乱嘈嘈

  怎么走也走不到,唉呦,一步踏空跌落水沟

  鞋袜都湿透,  脚趾头踢得稳归空

  痛得脚也迈不动,要做贼也不敢喊救人

  远处黑黑是什么事项,风一吹,会晃荡

  惊得我心里乱纷纷,不是鬼,便是人

  人、人、人哪有那么大项,鬼、鬼、鬼也不敢捉弄好人

  强作镇定上前探,唉,原来是株大树桩

  

    这是一段表现苏义先生将一年教学所得的12两银资助欲寻短见的施绊嫂以后,自己家里无柴无米难于过年,被逼无奈才在大年三十晚要去大头吉仔家的番薯园偷挖番薯的路上担惊受怕的心理活动的一段唱腔,作为传统剧目的经典唱段,它已成为很多专攻老生行当的戏曲演员的必修课目,老徐也把这出戏悉数相授。父亲频频点头,时不时发表一些自己的见解,偶尔也唱上几句,我们沉浸在戏曲的世界里。也似乎只有在这方世界里才能找到我们共同的语言。

  母亲看着这一对其乐融融的父子俩,也舒展开了眉头。

  

  腊月二十八,家家户户喜气洋洋,我正在家中写春联时,老徐突然来了,我又惊又喜望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父亲对老徐的来访也是喜出望外,拉着老徐一阵嘘寒问暖。我直楞楞地问: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了?老徐笑呵呵反问我:不欢迎我吗?

  这孩子,话怎么说的?父亲瞪我一眼。你师傅来看你,你还楞着干吗?

  我不好意思挠挠后脑勺:也没听你说要来,这不让人吓一跳呀?

  老徐回头对父亲说:老哥,想和你说件事儿,过了年,我想让阳子去上艺校,接受全面、系统的教育,毕竟科班出身的还是要正规些,你看怎么样?

  我楞在了那儿,这太突然了呀。 (十六)老徐,今夜请你来入梦 - 冷暖人生 - 冷暖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